Hariito_c

希望早日复健成功


“生在任何时代
我都是痛苦的
所以不要怪时代
也不要怪我”

文野特典lupin酒吧片段杂感

不得不感叹特典中Lupin酒吧的这段虐点和糖分都太足了,在这里仅仅想写一下自己的杂感

 

“呀,织田作。好久不见。”“好久不见?你和我有见过面吗?”“不,是第一次见面。到这个店里来是第一次,在这里喝酒是第一次,和你在这里见面也是第一次哦,织田作。”

太宰也知道织田作并不认识他,但他还是这样打招呼了,这两句对话先由太宰营造出原世界线中织太相处的和谐气氛,再突然笔锋一转由织田作将人拉回if线中的现实世界,接着太宰说了一连串的第一次和店(“店里”“这里”“这里”),尽管织田作不会有什么强烈的感受,但我觉得他是会有异样感的——承认是第一次见面了就好了,为什么要费尽口舌地强调现在在这里做的事情都是第一次呢?想必心思细腻的织田作会有类似的疑问吧,不过,这个if线中的他是注定找不出疑问的答案的。太宰说的没错但又不能算对,对if织来说这些事情确确实实都是第一次经历,可if宰因【书】而知晓了原世界线发生的事,对于他来说这些都不是第一次,这一连串的“第一次”包含着太宰的多少情绪啊,有怀念、惋惜、伤感……甚至自虐自嘲——他又不会记得你还在强调个什么?

 

“有件事想先问一下。这个‘织田作’,是在叫我吗?”

这真是一把大刀了,原世界线里太宰不知道叫了多少次“织田作”,织田作同样也觉得断句的地方奇怪,接着织田作的心理活动“基本上别人都称呼我为织田,要是被人在这么奇怪的地方断开来称呼的话,哪怕就一次也不会忘记”,这句话真让人挺无奈的,感觉有什么永远地隔在这个世界的织太之间。总之,这句话真是勾起人无尽的回忆啊,还让人特想冲进小说对织田作大喊一句“笨蛋”(并不是责怪他,就是心里憋得慌)。

 

接着的对话太长,信息量也太大,活脱脱的原世界黑时宰语气,“想让你尝尝看的硬豆腐”和织田作看到发自内心笑着的太宰而感到“有着即使说是少年也不为过的年幼感”。抱歉我已经说不出话了,只想提示配合原世界黑时宰扫墓时那句“我的特制豆腐,本来还想给你尝尝的啊……”和织田作那句“那家伙只是个头脑过于聪明的孩子,是个被独自一人留在比我们所看到的世界更加长远的虚无之中、在哭着的孩子”食用更佳。

 

接下来的关于织田作写作的对话是气氛的转折点了。

“对了,差点忘了重要的事”“我听说了哦”为实现守护织田作想写作的理想,这是太宰守护这个if世界的很大原因之一啊,“浮起了带有神秘感的笑容”、“带着清澈的目光”,让织田作感到幸福也是太宰的幸福吧。

“‘谢谢。但是刚刚见面的人的保证,并没有说服力。’这是我把从脑海中浮现出来的感想率直地脱口而出的话语。”又一次不信任的表现,前面有织田作出于谨慎而在与太宰的座位隔开一个位置的座位上就坐,有因不信赖而对太宰的干杯暗示的拒绝回应,但那些终究只是动作上的委婉表露,可这里就真的是语言上的直接挑明了,更可怕的是,这种话是在太宰真心诚意地鼓励织田作时织田作毫不留情地说出来的。凝固住的不仅仅是太宰的手、太宰的表情、太宰的呼吸,还有他因谈论织田作的理想而心生的真诚热情、幸福喜悦,还有他们之间才稍稍缓和些了的、才刚刚带上了一丝温馨的气氛。

 

“芥川君,遇到了好前辈呢。”其实我在这句话中读出来的不仅是太宰对织田作保护部下的赞叹,还有太宰对自己在原线世界中对芥川的引导方式的愧疚。

 

“我并不是想要当才会当上首领的。”他是为了守护这个世界,守护这个唯一一个你活着并且在写小说的世界啊,为了你的幸福,甘愿承受着无尽的辛苦,谁知道他那句“很辛苦啊。真的很辛苦啊。”里面包含着多少苦涩。而解释后还要强调一句“是真的”,因为你刚刚的将信任的彻底否认。

 

我也明白要一个人去信任一个刚认识的且立场对立的人是无理的,但就是因if线织田作对太宰的完全敌对、绝对不信任和原世界线织田作对太宰的无条件信任的强烈对比而无法释怀。

 

“但即使如此,你对芥川所做的事情是不能抵消的”“别叫我织田作。我没理由要被敌人这样称呼”对于这两句话我跟太宰一样没办法用言语回应。

 

“我把你叫到这里来,是为了最后来和你道别。”

太宰说“有一个能说‘再见’的对象的人生,是很好的人生”if线宰的人生辛苦黑暗,没有与织田作相遇,见了面却是以敌对的立场交谈,被他以冰冷的枪口相指,但他仍旧认为这样的人生是很好的。但同时他还说了“还能有为那句‘再见’而发自内心地感到悲伤的对象存在的话,那就再也无可奢求了”,他是有遗憾的,他在对话中的处处暗示明示、他动作神情中的点点反常异常,都是他内心的奢求的无法压抑。他真心地想给你幸福并且也这么做了而且做到了,但却也私心想让你能够为他的“再见”而感到悲伤,可惜这两者在这个if线世界根本不能同时存在。

“再见,织田作。”

 

原世界线中,“人是为了救赎自己而生,在将要迎来死亡之际便会理解”,织田作给了一心寻死的太宰活下去的意义。

if世界线中,“这个世界,是唯一一个织田作活着,并且在写小说的世界”,织田作让太宰找到了死亡的意义。

 

朝雾老师依旧是用的织田作的视角进行写作,不得不佩服老师的这一选择。首先,第一人称本来就利于抒发表达情感,加上还能与原世界线织田作的心里活动形成照应和对比,情感抒发更加强烈。再者,采用织田作的视角更能凸显if线世界的设定,他的思维活动时刻拽扯着读者,提醒帮助着我们融入到if线世界中去思考。而且,用织田作的视角写作时环境的描写带上了很重的感情色彩和心理活动暗示,例如,开篇织田作对酒吧环境的观察和对太宰动作的观察都表现出他的谨慎与戒备,第一次提起酒吧里的离别之歌表明织田作对气氛的异常有所感知,还有第二次次提起的离别之歌的伤感,其实是织田作感受到了太宰的伤感……最后,以织田作的视角对太宰动作神情进行描写,这真的是要了我的老命,我绷不住了,再见,我再去哭会儿。

太宰问织田作可不可以不在这家店里开枪,还说只要是在别的地方,哪里都可以的时候我真的哭疯了ಥ_ಥ

      

评论(2)
热度(246)
  1. 齐乐人ッHariito_c 转载了此文字

© Hariito_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