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CILIA

“我是一个在黑暗中大雪纷飞的人啊”


叫我针线(or阿线)就好

留在这以后写

2018.07.10

失去她是一根导火索。

五月开始三次元生活发生了一些变化,表面上的生活没什么改变,但实际上内心却改变了很多,七号那天留在这里的位置大概就是想给自己留一个整理心情的地方吧,下周考试周结束后想彻底整理一下这几个月来的心情,至于为什么在今天要写这一段乱七八糟没什么具体内容的东西呢?大概是——内部混乱的心情和外部考试的压力,前有失去的疼痛和后有失望的无奈,内有逼仄的压抑和外有逼迫的恐惧,以及回忆鲜活起来后思考的疼痛和联动的疯狂,还有那深深的自我厌恶与自我欣赏的矛盾……凡此种种都推攘着我留下点什么痕迹,吐出点什么来。

却没吐出什么来,痕迹也仅仅只有这段无力的文字。

【狡宜】宜野座伸元失去了两个人却拥有了两颗心

CP/狡宜    文/CeciliaNT


【一些声明和碎碎念】

最近看到另外两对大本命cp都在疯狂发糖的我决定拿起笔给狡宜这对发个刀(这是什么后妈脑回路啊喂)严肃讲,其实我个人觉得是糖


设定来源:我的设定借用于一篇文豪野犬织太(织田作之助X太宰治)同人文四次太宰治展示他空荡荡的胸腔,一次他获得了一颗心(悄悄卖个织太安利x) 创作这篇同人的太太 @墙体破拆海带带 的灵感来自于stickstockstone姑娘的福华文The Heart, and OtherFleshy Organs,原始设定大约是“人的心脏可以被拿出...

文野特典lupin酒吧片段杂感

不得不感叹特典中Lupin酒吧的这段虐点和糖分都太足了,在这里仅仅想写一下自己的杂感


“呀,织田作。好久不见。”“好久不见?你和我有见过面吗?”“不,是第一次见面。到这个店里来是第一次,在这里喝酒是第一次,和你在这里见面也是第一次哦,织田作。”

太宰也知道织田作并不认识他,但他还是这样打招呼了,这两句对话先由太宰营造出原世界线中织太相处的和谐气氛,再突然笔锋一转由织田作将人拉回if线中的现实世界,接着太宰说了一连串的第一次和店(“店里”“这里”“这里”),尽管织田作不会有什么强烈的感受,但我觉得他是会有异样感的——承认是第一次见面了就好了,为什么要费尽口舌地强调现在在这里做...

【凛遥】We’ve come a long way

CP/凛遥      文/CeciliaNT


注:回忆向,正文遥视角,会有凛视角番外(大体故事在遥视角中已经介绍了,但有些地方是不完整的,需要凛视角的补充,而且凛视角会有补充的故事,所以其实也可以说凛视角是下篇,这是上篇)目前番外更文时间未定

动画背景,原作延伸

时间设定在凛遥30岁宣布退役后不久(时间轴会附在正文后)

最后,为防止踩到某些读者的雷点,事先声明此文设定凛遥互攻,但无遥攻凛的场面描写,个人觉得不会太戳雷点,但是如果还是无法接受,请自行避雷。


【正文】

上个月我和...

© ReCECILIA | Powered by LOFTER